<td id="28iog"><nav id="28iog"></nav></td>
  • <menu id="28iog"><menu id="28iog"></menu></menu>
  • <menu id="28iog"><nav id="28iog"></nav></menu><code id="28iog"></code>
  •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古建磚石裝飾技法

    發布時間: 2021.08.19

    在裝飾的技法上,磚、石和木料相比,雖同樣用的是雕刻手段,但由于木材質地相對松軟,而石材堅硬,磚材雖不如石材堅硬,但質地松脆,因此在技法上仍略有區別。


    宋代朝廷頒行的《營造法式》中有專講石構件做法的部分《石作制度》,在這里記載了在石料上雕琢的制度:“其雕鐫制度有四等:一曰剔地起突;二曰壓地隱起華;三曰減地平鈸,四日素平!迸c當地的石刻實物對照,剔地起突是石刻的形像可以自底面突起,沒有高度的限制,即立體雕刻或稱圓雕;壓地隱起華就是在平整的石而上,將雕刻題材以外的地力鑿去一層,對題材花紋進行雕刻時,花紋的較高部分不得超過石面,減地平鈑也是把題材以外部分淺淺鏟去一層作為底面,但對題材的加工只限干淺淺地用線條刻畫,不作高低起伏的雕琢;素平是只把石面打磨光平,石面上不作雕琢,但既不作任何雕琢,為何又將它歸入雕鐫之制呢?所以根據對實物的考察,素平的另一種解釋是在光平的石面上只作線刻裝飾,沒有其他高低的變化。這四種雕刻手法通俗地說就是高雕、深浮雕、淺浮雕與線雕。其實在大量現實的石刻裝飾中,不少雕刻是介于二者之間,不好嚴格地歸類。


    在房屋各部分的石構件上應用哪一種或幾種并用的雕法,這決定于構件本身的形狀和所在的位置。大門門墩石上的石頭獅子、欄桿的柱頭和基座角上的角獸、力士自然都用高雕或立體雕刻。欄桿欄板、石陴碑邊、須彌座上、下枋及束腰部分。多用淺浮雕。在建筑裝飾中有一種盤龍柱,那是用一條木雕的龍盤卷在木柱子身上,F在也有石料制成的盤柱,例如山東曲阜孔廟大成殿就有這奧盤龍柱,它們與木料盤龍柱不同的是柱身和盤龍聯成一體,是在同一塊石料上雕出來的,盤龍就是柱身上“剔地起突“的高雕。也有一種石柱子,剖面成方、六角或八角形,柱身上用線雕雕出各式花紋,遠觀柱身光潔,近看柱身表面滿布花飾,顯得細致而華麗。


    磚質地脆弱,在雕琢時很容易破碎,所以磚構件上的雕刻多是在泥坯上進行造,進磚窯燒制成磚后,再進行一些細致的修整加工而成。如果是人型構什或裝飾題材,如大型影壁壁身或壁中心部分的花飾,連續長條的欄板,都是在泥坯上進行雕塑成型,然后加以分割為若于小塊,進窯燒制后再桉原櫸拼喬,貼在影壁外表組成為大面的磚雕裝飾。


    從整體看,由于材料質地的不同,磚,石雕刻不像木雕那樣玲瓏剔透。在建筑裝飾中看到的格扇窗,有的在萬字紋組成的底面上又有兩層建筑和人物的雕刻,在福建地區的房屋檐下垂花柱,里外多層的馬燈雕刻,像這樣多層次的、透空雕刻的裝飾在磚、石裝飾中很少見到。但也有個別例外的作品,山西五臺山龍泉寺的寺門前力樹立著一座大型石牌坊,從牌坊的屋頎和梁枋,從檐下的垂柱到基座,甚至在戧性上都滿布著各種高雕的裝飾,而旺在雀替、花板這些構件上還了透雕,看上去真使人眼花繚亂。


    蘇州網師園內有一座“藻耀高翔”磚門頭,在這里,屋檐下的斗栱,斗栱之間的雕花棋眼板,梁枋下的掛落,全部都用磚制作。門頭左右兩側垂柱部位用了兩組雕刻,雕的是子耍繡球,它們用的是立雕和透雕,凡是在木結構房屋上的禾雕裝飾在這座門頭上都全部用磚表現出來了。在介紹了磚、石裝飾的內容和技法之后,我們可以進一步去觀察與研究建筑各部分磚、石構件上裝飾的形態,以及它們所表現的人文內涵。

    技術支持:天盛網絡 浙ICP備******號